龙泉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頂梁柱過世孤兒寡母擺攤小城管發帖嘆糾結

发布时间:2019-11-08 22:19:09 编辑:笔名

顶梁柱过世孤儿寡母摆摊 “小城管”发帖叹纠结

“小城管”发帖叹纠结:

孤儿寡母摆个小摊,取不取缔

他说在自己的沟通下,投诉的市民很宽容,小摊得以保留

这则温情帖引发南京一线城管集体感慨:这种两难常面对

城管和小贩,常被人看成一对“冤家”,看到占道的小摊小贩就取缔,城管被人指责端人饭碗,铁石心肠,其实对于一些执法,城管也有纠结和矛盾最近,一件面条摊的投诉让南京一名自称“小城管”的友“夜风已冷”犯了难,11月4日,他在上发帖,自称了解到面条摊摊主刚去世,看到孤儿寡母摆小摊维持生计,对于取缔不取缔, 心里确实矛盾不过,他在帖子里说,在他的沟通下,投诉的市民表示理解,小摊也得以继续,很多友纷纷留言表示“感动”

现代快报 赵丹丹

一则帖

小小面条摊,让“小城管”犯了难

这名“小城管”在西祠发帖称,在管辖的区域内有家面条摊,没有店面,一对夫妻就在家门口空地摆了个小摊,他曾多次管理,却依然存在他记得,一次夫妻俩摆摊的桌椅被城管暂扣,丈夫一直守在城管队门口等,一来二去他和摆摊夫妻也熟悉了

可让小城管没想到的是,有一天,他巡查到面条摊,见妻子一人带着孩子,没看到丈夫,便好奇问她老公去那,才得知她的丈夫已经撒手人寰 面条摊就剩下了这位妈妈带着孩子支撑着

对于面条摊,小城管客观地分析说,影响肯定有影响,吃面条的顾客坐在那,上下楼的人就要侧着身子才能过去但是取缔还是不取缔,他陷入了矛盾中最终,他决定化解此事,他联系了投诉人,将孤儿寡母的情况简单大概说明了下”中举报人似乎迟疑了下,没有说什么不满意的话语“小城管说,一个小摊关系到一个家庭是否可以在城市中生活下去,城管人确实很矛盾,亚历山大他只希望尽自己的一点力帮帮孤儿寡母

引发共鸣

一线城管: 这种矛盾,我也有

现代快报发现,这名“小城管”已在上发过多篇城管帖子,行事向来低调,真实身份从不示人“不是在一线执法,写不出这感觉”有城管人士说

而小城管的纠结,引发了不少一线城管队员的共鸣“这种矛盾,纠结,我也有”在鼓楼区做城管的小孙,干城管已有多年,“就拿违建来说,就要分很多种情况”她说,有些人房子好几套,还要盖个违建出租赚钱,这样的违建,占用公共资源,按照法规,必须拆而在实际中,也有些违建,是因为家庭实在困难,住房面积确实紧张她就遇到过一户,家里七八口人,挤在只有40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搭个违建给子女住“拆了违建,就有好几个人面临无房可住”小孙说,遇上这样的情况,城管也会动容,拆与不拆中很矛盾“很多搭违建的人也会观望,会说他们不拆我也不拆”小孙说,法也容情,一度觉得很难办,只好打报告给上级部门,把情况说明,希望可以缓拆

有人支招

老城管:在辖区内多寻求政府帮助

“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一位有14年工作经验的老城管说,成熟的城管队员应该已经不太困惑了,要明确的一点是,不论占道经营还是违建,确实是违背了国家的法律法规,也是占用了公共资源但是要分清,那些是生计所迫的对弱势人群要有同情心,力所能及帮助他们“当然很多工作都在超越本职工作范围之外要做的”他说,要寻求一些变通的办法,比如,前些年,自己就曾接过居民举报一修鞋摊点占道经营的事情,了解情况后,原来这名摊主是名单亲妈妈在取缔了鞋摊的同时,他们也向街道寻求了帮助,最终街道帮这名摊主找到了一处对周边环境影响不大的地方,让鞋摊也正规化了同时他很赞许小城管的做法,主动打给投诉方,向他说明原因,征得投诉举报者的理解,相信很多人是会体谅的

他说,碰上这样的困难摊贩,城管只能向所属辖区政府寻求帮助,但往往不是每件事都能搞定,常常碰一鼻子灰

有人建议

堵疏结合,优先安排因贫因病摆摊的亾

有什么办法化解小城管的纠结南京市城管部门业内人士觉得,小城管的纠结恰恰说明他有了服务意识,能从投诉方和摊贩两方思考问题业内人士觉得,要解决城管人的纠结,对于占道摊点,要疏堵结合,城管执法的同时,对于实在困难的摊贩,政府要多安排疏导的场所,让他们能够安稳生计,而不是面对城管,东躲西藏,加深与城管的矛盾另外,对困难人群,政府要有更多的补助和扶持,那怕是一份工作,一份低保,都能解决他们一时的困难

被称为“城管深喉”的南京城管人赵阳建议,借着南京要建小吃小贩中心,政府是否能先对小摊小贩的构成做个调查真正因贫因病做小贩的有多少人,占的比例;真正是有店面,占道、倚门出摊的有多少;还有大学生练摊的又占了多少有临时摊位时,先安排因贫因病摆摊的人

城管自述:

孤儿寡母摆个小摊,城管心里确实矛盾

今天接到张市民反映工单,要说这反映投诉啊天天都有,但是这工单却让小城管犯起难来了,瞧着工单,小城管挠起了头

这话要从头说起,在沿街的一栋楼里,有这么对中年夫妻带着个孩子生活,开了个面条摊,有一日啊,这夫妻中的先生突发疾病,结果就撒手人寰了,这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就剩下孤儿寡母了,但是这日子还要一天天地过下去了于是原先夫妻店就成了这位母亲一个人在支撑着,带着个孩子就靠着面条摊过着日子

那这事与城管有啥关联呢且听小城管慢慢道来

这面条摊其实没有店面,原先这夫妻俩(那时那位先生还在世)就在家门前空地摆了个小摊,早上卖上些面条,等到了八九点钟时,就收起了摊有一天小城管巡查到这里,看到他家的小孩妈妈一个人在忙着,没看到先生小城管就问了句“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忙老公呢”“走了”小孩妈妈答道“奥,走啦,一大早忙什么去那啦”“走啦”

看着小孩妈妈红红的眼圈,小城管似乎感觉到了点什么顿时后背有点凉飕飕的感觉“不会吧前两天还看到他在忙着呢”“真的走了”小孩妈妈接着说道,那天晚上我睡得早,就剩他在忙着明天用的菜,腌的辣椒,都是要用的等到凌晨四点钟时,我起来了,就看到他趴在桌上,动都不动的,我以为他累得睡着了,推推他,想叫他上床睐会结果,哎,人已经不行了

于是这面条摊就剩下了这位妈妈带着孩子在支撑着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唯一不同的是孩子妈妈出摊时不怎么把桌子放到空地上了楼梯道里她放了张桌子她先生走了,她还要过下去,还有个孩子需要她呢于是她在楼梯间里放了张折叠桌,是的,就是张折叠桌,她的店就是这么大说到这里,您可能会问那她摆上张折叠桌不影响邻居走路吗影响那是肯定有影响,吃面条的顾客坐在那,上下楼的人就要侧着身子才能过去但是奇怪的是,几年了,真的没有邻居反映过这孤儿寡母影响他们

真的不能不说,我们的市民真的很善良善良,反映问题是他们的权利,但是他们没有反映,甚至没有说过什么抱怨的话语,即便是真的已经对他们有影响了

小城管联系了反映人,言语中流露出了些同情的语气(其实这与工作性质有些相悖之处)将孤儿寡母的情况简单大概地说明了下中举报人似乎迟疑了下,没有说什么不满意的话语

小城管觉得,每个人所站的位置也决定了他看问题的视线受影响的人希望城管部门能够快刀斩乱麻般地去解决问题,而当事人可能有着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依靠着一处小摊来维持自己或者家庭的生活

是的,摊点虽然并不大,但是摊点的另一头可能关系到一个家庭一个孩子他们是否可以在城市中生活下去是否可以继续他的学业从这点而言,城管人确实很矛盾,确实亚历山大就谈到这里了,以上为个人观点不代表城管部门意见—小城管

急性心力衰竭主要临床表现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