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英雄无敌新秩序 117.奥丁,我记住你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6:16 编辑:笔名

英雄无敌新秩序 117.奥丁,我记住你了

金边紫色长袍被地底若有若无的微风吹起一丝荡漾,橙色的长刀仿佛一道天堑一般伫立在背后,在昏暗的荧光下,柴琅带着萌萌、皮尔斯出现在坦尔塞克的面前。

“人类”坦尔塞克的瞳孔微微收缩,全身的肌肉开始绷紧,巨斧又被他抓在手中,戒备的望着柴琅等人。好战者在第一时间将坦尔塞克保护在中间,半人马弓箭手们架起了长弓,锋利的箭矢瞄准了柴琅。

柴琅背后的士兵也同样做出了警戒的动作,熊骑士们随时准备冲锋,巨魔猎杀者已经从自己的背后将闪烁着耀眼寒芒的长矛抓在手里,蓄力完毕,随时可以抛出去钉杀一名敌人。

半空中有狮鹫缓缓升起,它们也已经做好了俯冲的准备,背上的劲弩手也已经装好了连发的弩箭,暗夜精灵弓箭手从各处黑暗的角落出现,拉弓搭箭,锁定敌人。

一时间,剑拔弩张,只有鲜血流淌,“滴答”声清晰可闻。

“我再说一次,把雷鸟王放下,你们可以走了,我不想和你们兽族开战”柴琅走在一片利箭所指的土地,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里虽然有点虚,还在想会不会有人一不小心“走火”,但表面上依旧要表现的十分自然、安之若素的模样,语气平淡,既没有渔翁得利的洋洋得意,更没有看不起坦尔塞克的高高在上。

抢了雷鸟王,虽然这样会得罪兽族,但是柴琅却不得不那么做。

至于放走坦尔塞克将会受到的报复,柴琅心里很清楚,但想要在还有五十多人以上半人马弓箭手和十几个好战者手中干掉坦尔塞克,以柴琅现在的军队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加上皮尔斯带来的矮人熊骑士也不够,毕竟熊骑士只是短程爆发强悍,完全没有马匹那样具有强大的长途奔袭能力。

与其将坦尔塞克得罪死,还不如放他一条生路,特别是现在双方都有了共同的敌人,黑暗精灵。

更何况就算是杀掉了坦尔塞克,被干掉一位未来肯定是顶级英雄的野蛮人,恐怕兽族也不会善罢甘休。

只要逃掉一个人,自己面临的就会是灭顶之灾。

坦尔塞克的脸色顿时已经冷了下来,手中的巨斧紧握,眼睛宛如一只已经上了弦的攻城巨弩,死死的瞄准在柴琅的身上,煮熟的鸭子飞了,恐怕任谁都不会有好的心情,特别是为这只“鸭子”,他还付出自己大半的兵力,其中,四名刽子手是他永远的痛。

“你叫什么名字?”坦尔塞克突然开口问道,语气里满是肃杀。

“奥丁,奥丁.克里斯”柴琅微笑回答道。

“奥丁.克里斯?很好,奥丁,我记住你了”坦尔塞克狠狠的剐了柴琅一眼后,干脆利落的将自己手中的巨斧抬起,从雷鸟王的身边走开了。

保护在坦尔塞克身边的好战者们依旧保持着警戒,做好随时替坦尔塞克挡住攻击的准备,半人马弓箭手也同样依旧将目标死死的锁定着柴琅。

坦尔塞克没有回头再去看雷鸟王,反而是望了一眼柴琅背后的士兵们,他要好好的看一眼,自己以后必须要征战的对象。

至于现在....坦尔塞克并不是没有想过拼死一搏,奥丁能够放自己离开,说明他也没有十足的信心能够吃下自己,那么双方的实力绝对不会相差太远,但是自己的士兵各个已经出现了疲态,殊死一搏的结局很难乐观。

坦尔塞克还是走了,虽然还是有些不甘心。

柴琅可没有理会的坦尔塞克语气中的那一丝“挑衅”,回头对其他人吩咐道:“把雷鸟王带回去”

十名巨魔猎杀者立刻上前将雷鸟王按住,他们光是靠近就能够感受到雷鸟王身体里的强大力量,所以丝毫不敢有所松懈。

等到坦尔塞克所带领的兽族走远。

从迟来的马车上下来几位巴托莱恩的医生给雷鸟王包扎了一下,然后才被装上了车,其中过程雷鸟王没有一丝挣扎,反而十分的配合,眼睛一直落在柴琅的身上,不曾有一丝挪移。

柴琅也感觉有些奇怪,也同样打量着这个大家伙,记得第一次见雷鸟王的时候是自己第一次出征的返途中

,因为它急速掠过造成的落石,自己还损失了一些民兵,现在再看它,这家伙似乎又大了一圈。

留一些士兵下来开始搜刮战利品,柴琅带着大部队和雷鸟王返回巴托莱恩。

一路上,系统提示迟迟没有出现,这让柴琅开始纳闷了。

“不是已经抓到雷鸟王了吗?怎么还没有提示任务完成?”

突然,柴琅的面前出现一块打开系统才会有虚拟屏幕。

“任务要求为击杀/招募,还未达成要求,不能提交任务”

“招募啊”柴琅皱了皱眉头,击杀他知道,但是舍不得,王者级的雷鸟恐怕没有人舍得将它直接杀掉,至于招募...

“怎么样才能将它招募呢?我又不什么驯兽师”柴琅不由的开始犯嘀咕。

虚拟屏幕上光影闪烁,又出现了一行字。

“兽族建筑“兽栏”拥有驯养兽形生物的功能”

“哦,原来还要靠兽栏才行”柴琅这才恍然大悟,但又仔细一想,系统的图纸商店出图纸完全是随机,自己想要弄到兽栏那该到何年何月啊。

这个念头才刚升起来来,虚拟屏幕上的光影流转,再次出现一行字。

“图纸商店中每月提供的图纸为系统任务现阶段最适合宿主的图纸,并不为随机”

“卧槽,你能够知道我心里想什么”柴琅顿时爆了粗口,但他惊讶的不是虚拟屏幕的解释,反而是系统竟然能够看穿自己,那岂不是说明自己平时看见萌萌时候的那些邪恶小幻想岂不是都被系统知道了?

“少爷,怎么了?”萌萌看柴琅突然叫了一声,还以为他被地底世界的什么小东西咬到了,连忙过来关心问道。

“没事,没事”柴琅摆摆手,继续去看虚拟屏幕,上面的字又换了一行。

“系统与宿主共存,宿主所想的,将只会自动被系统感知,就像是系统的出现只会被宿主看见一样”

济宁治疗早泄方法
随州癫痫病
北京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济宁治疗早泄费用
随州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