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有一种爱深深藏

发布时间:2019-11-10 20:46:22 编辑:笔名

有一种爱,深深藏

红尘中人,谁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在自己的心里没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想法?

许就是一些似有似无的爱恋或者一些似真似假的情意。

若你深究就会发觉心底兴许就有那么一份情,藏得紧紧的,不留一丝痕迹。

青梅竹马

林梦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虽然家里很贫苦但是林梦却很知足,因为她有疼她若宝贝似的父亲和母亲。父亲在林梦的心中一直都是很高大的形象,憨厚、善良、正直、乐观。母亲是典型的家庭妇女,有着农村女人特有的善良、贤惠、温柔且不多言但有些胆小和怯懦的的性格。

乡村的老人们崇尚多子多福,所以每家都有好几个儿女,所以每个孩子都有好几个兄弟姐妹。林梦的父亲和母亲在有了林梦以后却一直没再要孩子,所以他们给全部的爱都留给了林梦,所以林梦的童年是过得非常快乐的。

林梦没有见过爷爷和奶奶,听父亲说他们都去世得很早。林梦有一个远房姑妈,姑父是一位药剂师,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身上总是有一股淡淡浓浓的中草药味。林梦好喜欢那种味道,可是却总是在心底对姑父有一些惧怕。因为儿时调皮,姑妈曾吓唬她说姑父特爱给不听话的孩子打针,而那长长粗粗的针头是林梦的最怕。于是林梦看见姑父总是躲得远远的,包括对姑父的儿子李远也连带着没有兄妹间的那种亲密,但是似乎在心底也有那种期盼的渴望。

林梦家和这个远房姑妈走得很热闹,时常,林梦会被姑妈接去常住。虽然心里不老乐意,可是妈妈说姑妈会做好吃的,而且上学放学有表哥一起会安全些。想到李远,林梦的心间暖暖的,也就乖乖的跟着姑妈去了。

李远是姑妈唯一的儿子,大林梦三岁,他还有个妹妹李芳,小林梦一岁。林梦的到来总是会在姑妈家引起一阵骚动。她霸占一张小床,霸占那张课桌,霸占饭桌上最好吃的菜,霸占家里唯一的黑白电视机还要霸占姑妈全部的爱。于是总有人反对,抗议,于是家里总是有些鸡犬不宁。异议最多的是小表妹,整日撅着个小嘴巴嚷嚷林梦抢了她的位置,而李远的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任由两个小丫头开心或别扭的闹着。

记忆中林梦从未喊过表哥,若是开口也是“李远”“李远”的嚷着,小表妹抗议:“你不管我哥叫哥,我也不管你叫姐。”“你敢!”“我为什么不敢?”小表妹不服气。“别闹了,”李远笑笑地拉开指手划脚的两个小家伙,“不叫就不叫,不叫我也是哥哥!”李远的笑总是会让张牙舞爪的林梦瞬间像只温柔的小猫,静静地蜷缩在窗口的书桌旁,双手托着腮,呆呆地看天上的云卷云舒和田埂边的人来人往。林梦自己也闹不明白,自己浑身的刺在李远面前怎么就凶不起来了呢?

两小无猜

在姑妈家上学的日子,林梦是最轻松的,早上李远会早早的叫她起床,等她磨磨蹭蹭地起来,热水已经在盆子里冒着热气,早餐或是面条或是炒饭已经在等着林梦了。林梦最喜欢李远做的炒饭了,记得前些年流行一首歌叫《蛋炒饭》,林梦听到那首歌不经意地泪就盈了眼眶,心就隐隐地有些痛……就是那炒饭,有碧绿的菜丝,有脆生生的红罗卜,有黄灿灿的鸡蛋加上一点林梦最喜欢的辣椒,狼吞虎咽,林梦总是吃得满面红光,小嘴满是油花。然后踏着晨露,迎着霞光,林梦总是甩着小手,悠哉悠哉地走在李远的身后,不用背沉沉的书包,不用担心晨露湿了裤脚,也不用害怕忽然地有条小蛇窜过路边的草丛。李远会一路护着林梦到学校,会一直送她进教室,有伙伴悄悄地问那是谁,林梦说:“我哥!”不觉就红了脸。

是一个阴沉沉的天,林梦任性的没拿伞,放学的时候,雨劈哩啪啦地就下来了,很大的雨点敲在青灰的屋檐边碎开滴在地上,扬起悠悠淡淡的一层灰尘。林梦觉得这雨下得很是痛快,是,就是痛快!也不知当时的林梦脑海里怎么就冒出这么个词,林梦只是觉得自己想在痛快的雨里痛快的淋一场,就说那时的林梦太任性吧。想到做到,林梦毫不犹豫地冲进了雨中,根本没去在意李远惊愕的担心,更别说去接他递过来的伞。从学校到家有不近的一段距离,是由泥泞的小路和杂草丛生的田埂串成,其间有着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沟,平常是用于田间灌溉的,此时全都是哗哗地淌着浊水,大有洪水肆虐的感觉。林梦开心了一会就得意不起来了,头发贴在脸上、脖颈里,发尖不停的滴着水,流进衣领深处,凉透了心,裸露在衣服外面的小手臂被雨点不住的抚摸着,居然慢慢地有些生疼生疼的感觉,一楞神,脚下一滑,啊地一声,林梦就躺倒在一个小水沟边。

“林梦,你还好吧?”回过神来的林梦看到惊慌的李远眼中似乎有泪光在闪。“没事,就是滑了一下嘛。”“还没事呢,都成泥人了。”“嘿嘿……!”“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任性的小丫头哦!来吧,我背你。”“谁让你管我?……我才不要你背呢,我自己走……”林梦使劲坐了起来,用手抓着水沟边的杂草,希望可以重新站起来,不想却将杂草连根拔起,又重重地摔了下去。“啊……!”“别再皮了,林梦,我拉你起来,然后背你回去。”“我不要……!”林梦还是不依,却被李远双手一抄给抱了起来。

起身淌过那水沟,李远让林梦站在一个缓坡,然后蹲下身来说“妹啊,别任性了,还是哥背你吧!”林梦心口一疼,鼻子一酸,泪就不争气的出来了,乖乖的趴在了李远的背上,一任身上的泥水被雨淋过流到李远的脸上,然后是全身,然后就分不出谁是谁了,就看到是一个泥娃娃背着另一个泥娃娃……很多年以后林梦总是会在有雨的黄昏或是午夜,看到两个泥娃娃在雨中的背影,然后就是泪落了满脸。

劳雁各西东

快乐的童年飞快地朝前跑着,转眼林梦就有心事了。

林梦将心事藏得深深的。

又是一个下雨的天,只是已经是深深的秋了,那天是李芳硬拉过来的,说是要林梦看她新买的漂亮长风衣。林梦已经好长时间没来姑妈家了,因为学校远了,功课忙了,因为……因为李远已经上班住单位宿舍了。叽叽喳喳的李芳在林梦面前招摇着她的亮丽,一晃眼,林梦看见镜中的那个挂衣架上有一个不属于李芳的女式坤包,“那是你的包吗?什么时候买的?”“那个啊,不是,是兰姐姐的,她昨天来过,哥给她新买了一个包,所以,这个包她就没带走。”“那个兰姐姐?”“哦,忘了跟你说了,兰姐姐是我哥新交的女朋友,挺漂亮的,是个老师呢。”“是吗,是李远的女朋友……”

兰姐姐,李芳口中的兰姐姐是个什么样子呢?真的是李远的女朋友吗?

林梦的心事更重了。

那年的寒假前夕,好久都没露面的李远去学校找林梦。高高瘦瘦的个子,微蹙的眉头,依旧是淡淡的笑。“林梦,怎么好久都不去我家了,那么忙吗?过了这个春节就毕业了吧,想好去那工作了吗?听舅舅说你想去遥远的南方,你真的想好了吗?我……我要结婚了,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吗?……”一开口,李远问了好多的问题,可林梦只听到“我要结婚了。”李远要结婚了……

林梦还是灿灿烂烂的去参加了李远的婚礼,因为那是姑妈的儿子天大的喜事,是李远终生的幸福,林梦不想添一丝的遗憾。新娘很漂亮,婚礼很热闹,大家都很开心,林梦也很开心,只是心有些痛,只是不露一点痕迹。

不思量,自难忘

多年以后,林梦在一个偏远的小城营造了属于自己的小家,一年后生下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女儿长得很像林梦,有着黑黑亮亮的眼睛,有着一呡一旋的一对小酒窝,林梦看着女儿,就像看到儿时的自己。

李远当时已经是一对双胞胎儿子的父亲了,也是家乡那座中心医院的副院长,李远偶尔会出差到林梦所在的小城,会给林梦捎来家乡各色时令水果和各种特产,会给林梦的女儿带来经典的图书和昂贵的玩具,也会给林梦的先生送上父老乡亲的问候,进而给林梦奉上深深的祝福。

李远来的时候,林梦总是欢欣无比的模样,李远出门后,林梦总是惆怅满怀,先生笑称“三魂丢了六魄”,林梦知道是自己的情感起了旋涡,……

不思量,自难忘!

有一种爱,深深藏

又是一个多年以后,又是一个下雨的天,已然是冬的最深处。

女儿住校读书,先生出差,林梦身体有恙休了年假。蜷缩在厚厚的被中,林梦依然感觉到透骨的寒意。窗外凄冷的雨滴滴点点打在心上,疼痛渐次弥漫,一阵紧过一阵,一阵惧过一阵。

发小的美丽,曾经的过往,淡笑的眼眸,微醺的纠缠,……滴滴点点,点点滴滴。那每一个记忆的片断依次在眼前轮换,不觉中泪就盈了眼,满溢,汹涌决堤。

不是说有了隐忍就不会再有透骨的寂寞吗?

不是说有了宽容就不会再有揪心的惦记吗?

不是说懂得放弃就不会再有美丽的遗憾吗?

不是说懂得珍惜就不会再有及髓的痛苦吗?

可为何?又奈何!

罢,罢,罢!

注定的缘分,注定的纠葛,注定的只是一生错过!那么还是深藏起来吧!

深藏在心底深处,成为只能是自己才可以窥探的秘密?

让那一份爱,深深藏!

民生理财
鹰潭体育网
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