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永镇仙魔 第九百一十一章 虎咆

发布时间:2019-10-15 18:58:18 编辑:笔名

永镇仙魔 第九百一十一章 虎咆

这不是陈羲第一次对抗实力远比自己要强大的对手,也不是第一次陷入这样被动的局面,每一次他都能化险为夷,是因为他有着超绝的计算能力和冷静的头脑,再加上那天下无双的万劫神体。然而这一次,面对的不是一个正常人,而是被洗脑了一样的明威殿次座端木骨。

陈羲和端木骨没有什么交情,也算不上是朋友,但是却在一起战斗过。在陈羲看来,端木骨虽然助纣为虐,但是一直有自己的底线。

这样的人,无疑也是可怜的。

陈羲挣扎着从坑底站起来,抬起头看着站在深坑边缘处那居高临下的端木骨。端木骨手里的骨枪上散发出一种白色的光芒,这让骨枪看起来更像是一根法杖。这本是一个愿意为了守护神域而死的人,现在却站在了毁灭神域的那一方。陈羲不想杀他,凡是心中有守护的人都不应该轻易的去死。

但是端木骨想杀陈羲,他眼神里看到的陈羲,就好像他当初看着六足虫的时候一模一样。

陈羲在心里叹息,这一战可能要持续很久了。

在修为之力上

,陈羲处于绝对的劣势,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但是他有着旷古绝今的体质,这就是他的依仗他的本钱。也许有人会说靠天生不凡的身体算不得本事,那么请不要忘记陈羲从修行到现在才多久,而端木骨已经修行了多久,况且端木骨从一出生就是神体了。

“烛离殿下说过,天道是世间唯一的公正唯一的法则,而你们抵抗天道,所以死不足惜。但是我却觉得,任何人为了保护别人而战,都值得尊敬。你不是我的对手,但是我一直正视你这个对手,最起码你值得我这样做。”

端木骨用骨枪指着陈羲:“我的职责,是守护天道。你的职责,是守护你的朋友,所以我对你没有轻视,哪怕你的修为确实太弱了些。”

陈羲笑了笑:“幸好你还记得,自己是个心中有守护执念的人,可惜的是你忘记了自己应该守护的是什么。”

他从坑底一跃而起,手里的天戮剑划出一道电芒。

那紫色的闪电直奔端木骨,端木骨用手里的骨枪一挑,竟是好像挑起了一条巨蟒一样把紫电挑了起来,然后他转动骨枪,紫电随即飞了出去,将远处轰的一片焦黑。

“这”

端木骨微微皱眉,似乎觉得这紫电有些熟悉。

他看向陈羲,使劲儿的在自己的记忆力搜寻这个人的样貌,可是不管他怎么去想,都是一片空白。

“啊!”

端木骨忽然叫了一声,抱着头蹲了下来,手里的骨枪都掉在了一边。这种努力的回忆让他脑海里如遭雷击一样,疼的他几乎就要崩溃了。好像有一个绝世强者站在他的记忆大门外面,只要他靠近,就会遭受冷酷的打击。他疼的几乎忍不住要倒下去了,而此时陈羲却没有趁机出手。

“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

陈羲道:“你只要想去回忆什么,就会如此痛苦吧。难道你不觉得这不正常?为什么你连回忆的资格都没有,如果天道是公正是,代表着正义,为什么把你的记忆抹去?”

端木骨猛的站起来,眼睛已经发红:“烛离殿下说过,我曾经是个罪人,但是天道仁慈,所以给了我机会重生,让我为天道效力。而我的过去充满了罪恶,所以烛离殿下出手封闭了那段过往。你不要再试图挑拨什么了,你们该死,就是该死!”

他伸手一抓,骨枪自己飞过来重新回到他的手心里。

“去死!”

端木骨从大坑边缘掠了下来,一枪刺向陈羲的头顶:“我最多可以给你一个有尊严的死法!战斗吧,你输了,我许你自尽。”

陈羲一剑将骨枪拨开,却被骨枪上的巨大力度震飞了出去。此时他们身在大坑之中,就好像一个巨大的井口里,四周的井壁就是泥土,他们此时算起来已经在地下至少千米深的地方了。陈羲的身子被震开撞击在井壁上,身子陷入了泥土之中,而此时端木骨将骨枪旋转着背在身后,右拳朝着陈羲轰了过来。

陈羲以右拳迎击,两个拳头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砰地一声!

陈羲的身子在地下穿行,被端木骨的修为之力震的一路向后退。他的身体在地下硬生生的穿出来一条通道,而力量的作用之下,这条通道远不止一个人那么大,足有几十米直径。地面上鼓起来一个鼓包,然后迅速的向前移动,随着陈羲在地下被震得穿过大地,地面上的鼓包也快速的前行,形成了一条山包一样的隆起。

陈羲停下来的时候,已经在地下穿过了至少四五里远,而端木骨,如影随形

明明端木骨已经到了身前,可是陈羲却总是有一种危险在自己背后的感觉。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的压力太大了,面对端木骨这样的强者压力大也很正常。可是随着和端木骨交手的时间越来越久,那种危险在自己背后的感觉就越来越清晰。虽然很模糊,那是那种感觉,就好像一头凶兽就蹲坐在你背后,张着嘴,从嘴里有口水往下流。

而随着端木骨的出手次数越来越多,陈羲的这种感觉就越来越清晰。不在模糊,到此时,陈羲几乎忍不住就要回头去看了,也忍不住想把用来防御端木骨攻势的力量分一部分到身后去。

可是端木骨不会给陈羲这样的机会的,他的拳头又到了。

他没有再用骨枪,可能正是因为他之前所说的那样,他觉得陈羲是一个可敬的对手,所以想给陈羲一个体面些的死法。然而他的每一次出手都那么凌厉,陈羲看起来随时都会战败,但就是能够挡住。

然后就在端木骨一拳轰过来的时候,陈羲忽然在身前凝聚出来一个紫色的光球,电芒缭绕。当端木骨的右拳砸过来的时候,陈羲忽然将紫色光球往上一举,大地随即如井喷一样将泥土喷出来几百米高,然后喷泉落下一样垂落。陈羲在井喷之中飞身上去,端木骨的拳头砸在了陈羲后面的泥土上,直接将那一大片土地砸的翻腾起来。

漫天都是尘土,浓烈的根本看不清楚四周。

端木骨狂暴的一拳砸空之后,就是去了目标。他看到了陈羲向上冲了出去,从地下几千米深的地方随着泥土喷出地表,所以他也立刻追了出去,但是陈羲的身影居然消失了。在那么浓烈的尘烟之中,他依稀感觉到有一股浩荡的力量砸向自己后背,所以立刻转身对轰了一拳。

当他接触到那力量之后,才发现那是陈羲之前惊惧出来的紫电光团。这一拳将紫电砸碎,电蛇纷飞,原本漂浮在半空上的尘土全都被烧成了焦炭一样,成了结晶。那种感觉,让人迷茫和震撼。本来都是尘土,突然之间尘土变成了煤炭一样的结晶,四周黑乎乎的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然后那悬停在半空的所有黑色结晶,忽然之间都化作了利剑,朝着端木骨激射过来。每一柄剑都凌厉异常,速度快的让人目不暇接。

“幼稚的能力。”

端木骨冷哼一声,然后身上一股浩荡的神力激发出去,金光从他身上往四周激荡,将所有的利剑全都崩飞了。那些利剑在半空之中就碎裂,好像暴雨一样落在地上。

然后,端木骨觉得自己脚腕上忽然紧了一下。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身子就迅速的往下沉了下去。

陈羲攥着端木骨的脚腕,将端木骨往下奋力的一拉,带着端木骨重新回到了大地之中。端木骨另一只脚刚要踹下去,感觉陈羲竟然迅速的顺着他的后背爬了上来,然后一拳砸在他的后颈上!

吱的一声!

他的脖子里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好像有一大团东西在他脖子后面涌动起来。

端木骨疼的眼前一阵发白,而且那种疼是顺着所有的神经瞬间就遍布全身的。

他之前一直压着陈羲打,在他看来陈羲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白纸,他只需要把手伸出去,稍微用点力就能把白纸捅破。可是现在的情况是,他捅了一下,白纸没破。再捅,还没破。然后他把脸凑过去看看那白纸到底为什么不破,突然之间被白纸扇了一个耳光

陈羲也吃了一惊,他刚才用神树遮挡了自己的气息,沉寂想一击杀死端木骨后颈里的虫子。可是没想到自己那么强力的一拳,居然没能将那条寄生的虫子击杀。不过虫子连接着端木骨所有的神经,这一拳让端木骨确实疼的要命。

正因为这种疼,虫子下意识的蜷缩起来,所以端木骨脑海里一阵恍惚,一瞬间,好像有很多东西回到了他的脑子里。但是这种感觉没持续多久,虫子就重新控制了他的身体。

“给我死!”

陈羲陈羲端木骨迷糊了那么一瞬间的时机,一把攥住了端木骨脖子后面的鼓包,然后用力往外一拉!

噗地一声,端木骨后颈的肌肉和皮肤都被陈羲拽的裂开了,血肉模糊。而在那皮肤之下,一条条血管一样的粘稠的触角崩的笔直,还在奋力的拉拽着端木骨的肉身。

陈羲手心里紫电缭绕,凝聚了最强之力的电芒全部注入了那虫子之中。一瞬间陈羲手里抓着的那大一块肉就黑了,还冒出来一阵阵的青烟,焦臭味也随即弥漫出来。陈羲手里的东西剧烈的扭动着,发出吱吱的声音,就好像老鼠的叫声似的,格外恶心。

端木骨疼的身子都痉挛了,他猛的四肢抱紧,然后又突然张开,脸上的肌肉都扭曲着。

“啊!”

端木骨凄厉的吼了一声,他的神力如狂-泄的瀑布一样崩了出去。陈羲抓着手里的那个血块向后飞出去,啪的一声所有的触角全都断了。而端木骨的神力将方圆数百里的大地全都掀开了,那狂暴的力量横扫一切。

然后在震荡之中的陈羲,就听到了一声好像虎咆似的的声音。

湘潭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防城港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牡丹江癫痫病医院
湘潭治疗宫颈炎方法
防城港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