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绝世邪君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修罗剑魔_1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4:47 编辑:笔名

绝世邪君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修罗剑魔

见到苏辄大胆的动作,无数人都是被惊呆了:“吞,吞剑?苏辄要做什么,难道他疯掉了吗?”

“不,不应该,苏辄不是那种会胡来的人,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打算,我想,他是有什么办法,能够破掉秦石这剑血无痕吧?”

“不可能吧?和剑血无痕,连宗主都格外重视,其毁灭程度已经达到无法预料的状态了,苏辄拿什么去破?”

“再说了,他这吞剑,无疑是自杀的动作啊,我看他是不想要命了吧,噬焱剑,燃烧地狱之火的剑,被他这样吞下,就算他剑术再怎样高明,也不可能活下来的。”

“我看未必,你们看瞧!”

而突然,一人惊喝的伸手一指。

无数弟子和长老这时眼神都是微微凝聚,露出惊天质疑。

在擂台上,秦石是看的最清晰的,就连他这时面庞都不禁变的难堪。

只见,苏辄将噬焱剑吞下,那燃烧的剑刃穿透他的喉咙,从他的背脊刺穿,按理讲,这种伤势,是穿透五脏,丹田晶核的,就算是界境大能,被这样的一剑所伤,也不可能幸免,必死无疑。

这一剑,几乎是贯穿了人体所有的要害,连识海魂魄都算在内,然而,在所有人认定苏辄必死无疑时,一幕极为诡异的画面出现了。

突然,苏辄嘴角动了下,跟着从他口中,传出浓浓的讥笑声:“哈哈,哈哈哈,臭小子,你真以为你能赢我吗?我告诉你,好戏才刚刚开始!”

唰!

笑声未落,全场却掀起轩然大波,和止不住的惊骇与恐慌。

“这,这笑声,是苏辄的?”

“他,他没死?他竟然还活着?”

“这怎么可能?被噬焱剑击穿了全身,他怎么可能还活着!这没有道理啊!”

不光是弟子们,连很多长老这时都是想不通,眼神间露出惊然:“这小子,用的是什么古怪武学?”

“吞剑,这可是剑术上的大忌,是一种对剑术的亵渎,就算达到人剑合一的地步,也不可能做到。”

而这时,长老席上,有那么几人,老眼却是不自主的变的严肃起来。

风沙,鲁山为首,面庞不由的铁青。

“这是,修罗剑绝?”

风沙声音冰冷的沉喝声。

“风沙长老,这修罗剑绝是什么武学?”连剑擎这等资历的长老都不曾听闻。

深吸口气,风沙的老眼已经喷出火光了,可想而知他此时的愤怒,他死死的瞪向张浑,而张浑却好像浑然不知一样,满目的无所谓。

“这畜生!”风沙猛的握拳,老眼萎靡的长叹:“修罗剑绝,是万年前,剑宗成立时,一道被初代封印在剑狱最深处的武学。”

“与其说是武学,倒不如说是种魔道。”

“魔道?”剑擎一愣。

风沙点点头:“嗯,这修罗剑绝,是要使用这废掉全身剑术,以燃烧剑术来作为代价,然后令自身化为修罗魔剑的武学。”

“修罗魔剑?”当听到这个名称时,剑擎面庞闪过惊慌:“前辈,您说的,可是传闻当中的剑术之魔?”

“正是。”

“天啊,剑术之魔真的存在?”

“嗯……!”风沙苍白的点点头,无力道:“剑魔,当年初代的师兄,便是修炼了这修罗剑魔,是一种邪术,这剑魔一旦入体,将永世无法超生,会渐渐的吞噬使用者的心智,神识,最终心魔永驻,令其永远都无法在恢复人心。”

“也是因此,初代创建剑宗后,几次试图将其摧毁

,但是,剑魔,乃是天地所铸,是人力无法摧毁的,无可奈何,他才将其封印在剑狱最低处,并且对剑宗下达千年铁律,任何人都不可接触……”说到这,苏辄眼神发红:“但是,近万年过去,没想到苏辄竟然将这修罗剑魔的封印给解开了!”

“前辈,你是说,苏辄去了剑狱?”

“这是肯定的,但是以他的能力,是不可能破开剑狱之门的,这其中张浑那老狗肯定脱不了干系!”

修罗剑魔,这已经触碰到剑宗的底线了,连方青也不在沉默,沉声的冲着张浑发问:“张浑长老,你最好给我个合适的解释!”

而对于方青,风沙等人的质问,张浑却是很是轻松的一笑:“这有什么可解释的?事实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苏辄这逆子违背宗规,擅自进入剑狱,并且解开剑魔的封印,理应对其施展剑宗祭坛,对此我没有任何意见,随便你们怎么处置都好,哪怕现在将他处死,也无所谓,我刚刚就说了,他不再是我张浑的徒弟!”

张浑推脱的十分干净。

这让方青黛眉轻蹙,风沙怒喝:“你放屁,苏辄什么身份,以他在剑宗的时间,根本不可能破的了剑狱之门!”

“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我们内部之间有人暗地里在帮助他吧?但反正那个人不是我,我虽然和方青之间有些矛盾,但我怎么说也是剑宗的长老,可做不出这种事来,不然,你们可以去查。”张浑很自然的摊开手。

“你……!”这让风沙老脸一沉。

但突然,方青玉手拦住他,冲着张浑冷笑声:“不用你提醒,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

“那最好,我也想知道,是谁这么大逆不道,竟敢破了初代的千年铁律。”张浑假正义的道。

半响,一道身影落下,是一名古稀老者,正是执法堂的大长老。

“怎么样?”方青回身问道。

那老者沉默会,不禁摇头:“回宗主,没有任何线索,我刚刚赶去剑狱,剑狱外看守的七剑长老全部都遭遇不测了,我已经派尸检的人对其进行检查了,但是……没有任何发现。”

方青玉眼当即一寒:“七剑长老遭遇不测了?”

七剑长老,是剑宗不为人知的七人,是历代为了看守剑狱专门选出的长老。

身为七剑,全部都是域境圆满。

想要将他们七人杀死,并且不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就算方青本身也很难。

突然,张浑狂笑:“哈哈,哈哈哈,我说方青啊,看样子你这宗主之位做的真是有问题啊?竟然宗内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现在才知道。”

风沙瞪了眼张浑:“张浑,你少在这里煽风点火,真相是什么你比我们谁都清楚。”

“我可不清楚,要不你说说?”张浑耸了下肩,道。

“你……!”

“你们够了!”方青娇喝打断,她玉眼眯起,这件事的严重性,已经远远超乎她的想象。

她必须要冷静思考。

“先等到大赛结束再说。”她冲着几人冷道,旋即不在废话,回身坐下。

风沙闻言,一时间也不好多说,安静的回到长老席上,但是,他的目光,始终狠辣的瞪向张浑。

张浑则是始终那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时,范炎和沈天阳两人现身,两人在张浑身后有些无奈,传音道:“大哥,难道此事,就这样任由让他们继续查下去?”

张浑笑了声:“怕什么,杀剑狱七剑的是溟组,解封剑狱铁律的是苏辄,和我们又没有关系,他们再怎么查,也查不到我们这里。”

“那大哥,苏辄呢?”

“他本身就是我的弃子,我从未想过让他接手剑宗,我做的这一切,是为了让我拿稳剑宗,可不是给他做的什么铺垫。”张浑笑道:“我让他进入剑狱,解封修罗剑魔,只是为了让他杀死秦石,这小子不简单,连溟组都拿他没办法,我可不想因为他的缘故,让我三千年的隐忍付之东流。”

闻言,两人突然惊醒:“那也就是说,你刚刚说逐苏辄出师门,并非是气话,而是早有准备?”

张浑诡异的点头:“嗯,他所说的话,都是我故意教他的。”

两人眼神闪过狡黠,这才放心的点头。

而擂台上,可怜的苏辄还并不知道,从始至终他都被张浑玩弄,利用着,当噬焱剑穿过他的胸膛,他全身已经燃烧起浓浓的黑色剑火了。

他的肌肤,血肉在这时都在变化,他的头发迎风飞起,一根一根化为黑色的利剑,他全身都变的十分邪性。

“秦石,你以为,你在剑阁当中领悟了这剑血无痕,就能够赢过我吗?呵呵,呵呵呵,真是可悲,可笑,我告诉你,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了杀你,这半年我承受了多少非人的痛苦,我现在就让你尝尝,剑魔的真正威力!”

言罢,苏辄狰狞,突然间他弓起腰了,旋即他全身爆射出异光。

“修罗,剑魔!”

突然间,从苏辄身上爆射出令人感到恐怖的邪力,那邪力在天穹上化为巨大剑魔的模样,半壁的擂台在这时都被粉碎,迎着那鲜红的血光逼近。

看见那邪力,秦石黑眸闪烁惊然。

这时,连邪魔都是喝声:“小家伙,小心了,这小子入魔了。”

秦石定了定神,突然间有些明白,为何刚刚剑魔之婴会突然被震飞。

“他竟然自己化身剑魔了?”

“小子,这一切都是为了杀你,这一次你无路可逃了!”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那个位置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挂号费多少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那个地段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要挂号费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离那个车站近